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女人也疯狂

女人也疯狂
第一

 学生家长将我狂我叫艾文,十九岁那年,高中毕业后一直未能找到如意的工作,只好在住家 附近找了一家家庭补习的活干。却想不到的是,我被那无良心的家长给开苞了。

  污辱我的这个色狼是我教学生的爸爸,他具有魔鬼般的身材还具有丰富的性 经验。

  他家住的是一幢二层的小楼,我是在超级市场广告栏看到他请人为他女儿补 习功课的广告的。广告上写明了是替一个读小学一年级的小女孩补习功课,每星 期要补习五个晚上。

  初到她家时,我是由这个小女孩的妈妈接见的。她见我外表斯文又正派,所 以当下就答应请了我,月薪是三千元。有一点令她不太放心的是,因为我年轻漂 亮,会使她丈夫对我的产生兴趣,而有些不安。

  从我的学生宝莲珠口中得知,这家的男主人是一家银行的老闆,家庭境况是 非常富是的。

  莲珠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我教了她半个月就和她成了好朋友。

  张先生和张太太的感情看来不太好,张太太胖胖的身体,显得有些雍肿,皮 肤很黑,面容也较一般。她的最大爱好就是打麻将,不分白天黑夜的和一些太太 小姐在外打牌,这无疑必定冷落了张先生。他下班回来,妻子不在家,他便自行 照顾自己。

  这一晚梦我照常是到莲珠家去为她补习,谁知为我开门的竟是张先生。他身 披一条浴巾,似乎是刚刚洗完澡。

  「张先生在家,莲珠是否在楼上?」我问了他一声。

  张先生这才笑着表示说道:「莲珠和她妈到新界外婆家去了,今晚不会回来 的。」

  我听了正想转身离开。但张先生硬要我留下来,他说:「小姐,请留步!等 下我给你开支票,发放你的第一个月工资。」然后打开冰柜为我倒了一杯饮料。

  我一喝才知道是一杯香槟酒,我平时不会饮酒就给张先生说不能喝酒。

  但张先生硬要我喝。他说:「女孩子也要学会饮酒,不然,今后在社会交际 的,会遇到不少麻烦的。」

  我见他既有诚心,又热情,也就不再推却。可能是因为香槟酒的味道好,容 易入口。我勉强的喝乾了这一杯。接着张先生就给我述说太太的不是之处。

  我不知道该如何的对答。只说:「夫妻之间,互相理解,加深感情,互相协 调-下比较好。」

  张先生这时忽然拉住了我的手,一使劲把我拉入他的怀中。

  我想挣扎,忽然瞧见张先生双眼充满了慾火,发着抖。

  他对我说道:「艾小姐,你太懂感情了,长的美若天仙,宛如月里的裳娥, 有文化,有素质,是我心中的偶像。如果有了你做我的妻子,我的银行,我的事 业,一定会比现在强盛得多。」

  我想挣开他,一抽身,失去重心。而又被他搂入怀中。一不慎,把他披在身 上的那条浴巾拉掉了。

  噢……我的天啊!原来张先生浴巾里头是真空的,没穿内衣内裤,一条黑漆 漆的大鸡巴如一根棒棰般的垂在那里。四周都是阴毛,一个龟头同鸡蛋一般,简 直太大了。

  我望了一眼,挺吓人的,我不敢再看了,只觉心里卜通,卜通的狂跳,不知 如何是好。

  张先生,伏下头来吻我。我已经癡迷的忘记了一切了,竟然和他疯狂的热吻 起来了,感觉到全身酥痒肉麻,乳头部分也硬起来了。

  他的手摸着我胸部足有37寸的大奶,嘴里自言自语的说道:「哎呀……这 对大奶真棒……太肥了……真肉麻……如果有奶……我非吃个够……不可……那 一定太美妙了……可惜……我没口服……没有奶水吃……啊……太妙了……」

  我的双奶第一次被男人抚摸,我如触电似的震了一下,感到全身酥痒肉麻, 乳头部分也硬了起来。

  我「啊……啊……」的叫道:「你……你……太坏了……不可以呀……我、 我……还是处女……不许乱摸……啊啊……怪好受啊……我怕……怕啊……涨先 生……你……不要……摸下去……了啊……我太需要了……」

  那时,我说话就是这样的矛盾着。当时,我自己也不知道是该说什幺好了。

  张先生听我一说,我还是处女,兴奋更高,又听我说太需要了,便慢慢地把 我的衣服脱掉了。

  我不懂反抗,也不想反抗了。到此时,一切耻辱也都忘掉了。混乱中,我不 由自主的自己解开我那前开式的胸罩。

  在我自动解下胸罩之后,张先生的咀就伏下了,先是用舌头舔舐我的胸沟、 乳晕和乳头,跟着十分肉紧的吃起奶来了。

  我第一次这样的被大男人吸吮着大奶,我感到全身一片酥麻骚软和快感,阵 阵快意涌上大脑。我止不住发出了呻吟。我想,这就是人常说的浪叫吧!

  「啊……太好了……我……我……喜欢你吸……好……舒服哟……哎……哎 哟……哎哟……哟……高兴死……我了……」

  我见到他漆黑的棒状物体高高树起,硬的如同一根竿子一样。心中又好喜欢 但又害怕。喜欢的是:原来男人的阳具是这幺硬,这幺丑,比平时想像中的鸡巴 要丑的多。很想看一看,可惜平生还是第一次有这幺个机会,看到了朝思幕想的 阳具多心里欢快了。

  害怕的是:这幺粗大,一担钻入穴里,真无把握自己是否能够受得了。他如 果硬往里塞,会不会疼死我?

  他要我握住那丑东西,然后放入咀里,为他吸吮。我不肯,又害羞。一个大 姑娘家怎幺可以如此?在说他那幺丑。做梦去吧!

  幸好他没有勉强那幺做。反而,他分开我的小阴穴,为我用舌头舐起来了, 他的舌头,十分灵活,一下一下的舐着,直达我的小穴。

  我那里早已经流下了淫水,更多的是爱液,也流出了不少,他为我舐的一千 二净,也感动了我。我很不好意思的抓住了那根大鸡巴多也为他进行了片刻的舐 吸。

  他被我吸的太舒服了:「哎………哟……哟……太好了……艾小姐……你真 好……太感谢你了……小亲……亲……我忘不了你……多给你些钱……买几件好 衣服……把你打扮……的……更漂亮……更高贵……好……太可爱了………我还 要……还要……为你服务……吸吸你的……小穴…………」

  他的舌头先是在穴的外圈活动,继而步步深入。舔住了我的小阳核,跟着又 探入我的桃源洞里,东挺下,西舔一下。

  我除了知道舒服的呻吟之外,不知所措。快乐的什幺都忘了。只管紧紧抱住 张先生,好像是想抓住什幺一样。这时,张先生跟我二人,变成了两条肉蛇,紧 紧地缠绕着。他抱着我来为我亲吻,下边的大棍子就轻轻的顶我。

  过了一会,他把抱我的手慢慢鬆开,用手把我下边两片阴唇分开,然后,慢 慢的钻挺进来。由于我是第一次,穴里通道狭窄所以他进来也是不容易的,也并 不好受。事实上,是因为他的大鸡巴太粗壮了。

  我不自觉的叫了起来:「哎呀……太痛了……不好受……轻一点………张先 生……你太坏了……」

  他想了想就猛的一顶,「滋」的一声,大鸡巴全钻进去了。

  这时,我顿感撕裂般的疼痛,疼的我泪水都流出来了。我负痛后本想到此为 止,不让他再钻了。可是,又不想轻易放弃这男女性交的机会,更想体验一下男 女性交的万般绝妙,又怕疼又爱使我那拿不定主意了。

  幸好,张先生的肉棒钻进来就停在那没动了。我慢慢感到不是那幺些通了, 而内中一种奇怪的感觉慢慢的升起:那是痒?是酸?是痛?反正那是一种说不清 到不明的感觉,我不由自主的动了动身体。

  张先生感觉我自己在动了,也就开始慢慢进出。不多时,我感到苦尽甘来, 有了阵阵玄妙的快感已将刚才的疼痛全击退了,下边的爱液也流出的更多了。

  他弓着腰一下一下的抽送着,他的每一下动作都令我深深的体会到:男女之 间的性交是如此美好,如此过瘾。我的双手不住的四处乱抓乱挠,我抱住他的脖 子,也摸到了他的屁股,便催着他,要他再深入一点。

  他照着我的吩咐去做,时时处外都依从着我,我高兴的不知道该说什幺好, 也不知道怎样才可以表达被他尻弄的绝妙感觉。

  只知道高一声多低一语的浪叫着:「张先生……你真会干……是老手……行 家了……第一次的……味道……太……太好了……再……再使点劲……啊……啊 啊……快……快……插啊……我要……唔………………哟……哟……太好了…… 被你日……日死了……加强……加强插……啊啊啊……舒服……我……我……我 要……要死了……张……张先生……你太……太好了……」

  他多次的将我的身体,反来复去按不同的角度、不同姿势变换着花招。他向 我抽插,我想他这次是中年的男人极尽的风流。中年男女既有性经验又有强壮的 体魄,干惯了生儿育女的松穴,猛然得到又美又年轻,穴又紧的处女陪着性交, 那箇中的滋味自不必言表。只能从他疾弛的程度和大声的浪嚎略见一斑。

  「呀呀……呀呀………太好了……如此……良晨美女……实在是……太幸福 了……咿……咿……咿……小姐……你太美了……穴里……好紧……太美了…… 真是妙……爽啊……小姐……你真好……」

  差不多干了一个小时,他大汗如鱼,我也感到用力过度太累了。

  他猛插了一下,这一下顶到了我阴道的尽头,接着便感觉他打了几下哆嗦, 那还被我的穴心紧夹着的肉棒急急的抖动了一下,又一下……一道热流就射入了我的花心,我被他这-套连惯的动作带到了最高潮。

  完事了之后,我穿上了衣服。但我又感到了,怎幺办?如果怀上BB那可怎 幺好?我不由得哭起来了。

  他安慰我说:「小姐,不要哭,我爱你永远,不会亏待你的。我给你一些补 赏。」接着,他在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写了五万元给我,不过,这张支票直到 现在我也没去取。

  而他每星期至少邀我三、四,而每一次我见到他都不自觉的向他投怀送抱, 可是,我经常的和他在一起性交、做爱,共享这人生之中最大的、最愉快的天论 之乐。

  我知道这样下去,不会有好结果的,但是,到底怎幺好现在我还不能决定下 来。

  我手拿这一张写着阿拉伯数字的支票和花花绿绿的钞票,心中万分的感慨和 愁涨。

  这支票,这现钞,我是用一个姑娘最宝贵的贞操,换来的,最有意思的是: 我不知道,这是耻,还是快乐。

  这种事情,只有让最理解女性的人们去评说。

  第二章  狂生浪蝶张先生有-个表弟叫贺强,是新界人,他大我两岁,今年二十一岁。他在张 先生的银行里供职,对于张先生的事业,尽心尽职。张先生于他来往极密,待他 非常好如同亲兄弟。

  一次他开车去为张先生的银行办一件业务,不慎出了点车祸。车子虽然撞坏 了,但人伤的不太重。从医院检查结果看,确是没有多大性命危险,张先生是为 了照顾好这位表弟,在楼上腾出一间房,让他养伤在家里。

  张先生的表弟养伤住的房间,正好在我教莲珠补习功课的房间隔壁。到了晚 上,他闲着无事,就去我们房间里看我教莲珠热补习。

  他很有礼貌的待我,也经常和我谈的很投机。贺强初来之时,我到没太注意 他,待我与他交谈过几次以后,从心里就开始品评他这个人了。不知为什幺,可 能是我对他已撒下爱情的种子。

  贺强这个人长的人高马大,粗壮威武。四方大脸配上一对有神的大眼睛,的 确显得英俊很帅。

  每当我向他看去时,都看到他正在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我想,他此时,是 否也跟我的心情一样,也滋生了爱慕之情。为了试探他,我故意说:「贺先生: 请你出去吧,你在这里影响我教书呀!」

  「啊!艾小姐,那幺,你认为我是一个多余的人了?在这里孤单一只……只 有和你在一起……才觉有意恩……我巳深深地爱上了你……难道小姐……没有看 出……」被我一施计,他终于口吃的道出了内心深处的秘密。

  「啊!贺先生,我只是一个暂时为孩子补习的临时工,你怎能匹配,再说你 了解我吗?」

  他说道:「艾小姐,没有工作,可以有嘛,我可以在我表哥前向你求一份工 作。我们共同在银行里上班,这问题不就解决了吗?我要对你有更多的了解。只 要我们互相吸引,相爱就够了。」

  「贺先生,你自信我会爱你吗?」

  「当然自信,因为我长的年轻英俊,又有一份好职业,是姑娘们所追求的重 点偶像。是艾小姐你,无形中,打动我的心。我认为,我们二人,如能结合在一 起,一定会相互亲密如吕布戏蝉婵那样,天配姻缘了。」

  「世界上的俊俏女人,多的是,为什幺你不去爱,偏爱上了我这不起眼的教 书先生?我不理解你,到底爱上了我哪一点。」

  「小姐,你有独到好处的美貌娇容,有知识,加上一份称心的工作。相信, 今后我们定能大事非成,再说,我主要是爱你,倾幕你的美貌,我会惜花如命的 永远爱你。我不相信,艾小姐,对我这如此英俊的小伙子的求爱毫不动心?」

  我不是不接受他的求爱,更不想拒绝他,只是,我暗暗里已成了他的表嫂。 如在与他结合,让他这如此英俊善良的小伙子来顾我的二货锅,实在有点对不起 他。

  我心里矛盾极了,一个失节的姑娘,配上一个癡情的男子,实在难能可贵。

  只是内心感到我已被人破瓜,总有些对不起他。同时又想现在的妙龄女子, 有几个才是新婚之夜才被破的。有几个男子,是等到新婚时,才接触女性的。说 不定,贺强这个人,早已成为一个玩弄女性的老手呢。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好了。我不是处女,他也不是是童男。八两对-半斤, 谁也不欠準的。思想得到了平衡,这是结合的最佳条件。因为这样我可以减少思 想压力与内疚。舒心的过生活,这是美好的嚮往。

  但是,怎样才可以知道他是不是童男呢?唯一一个办法,就是和他在一起做 一次性游戏。试验一下,他是否具有性经验?如果有,便说明他早已不是童男, 玩弄过女人。

  这样,我便可以心安理得的答应和他结婚了。假如他没有一点性交经验,说 明他还是处男,和他结婚,简直是天设地造的好翅缘。不过,我要欠他一辈子的 债。

  我俏声对贺强说:「贺先生,我们可以交一个朋友,互相了解。等我们俩对 对方有了牢固的感情基础后再定婚事也不迟。」

  他高兴的望了望我,就答应了。

  这一日,张先生又邀了我,在一阵颠銮倒风的演出之后,他对我说:「艾文 小姐,我们全家为了银行的一笔业务,要出趟差到上海去。我随便带妻子和女儿 到上海去观光旅游一下。大约要半个月以后,才能回来,银行的事情交给贺强暂 时管理。家里的事情,拜託你一下,也暂时由你来料理。等我回来后是不会亏待 你的。给你的报酬,一定使你感到优厚。」

  我答应了他。中间之隔一天,他们一行三人,便整机出发了。

  我在张先生的家里,有吃有住。白天一天,只有我一人在家。无聊时,便打 开电视。到了晚上,贺强下了班,就陪我聊天。谈到激兴时,我们便互相相拥抱 接吻。

  一个乾柴,一个烈火。一但点燃,谁能把持得住胸中熊熊燃烧的烈火。

  「啊!亲爱的,你太可爱了。」他抱住我,让我坐在了他的大腿上,又他的 双手搓捏住我的大奶子。

  我浑身感到酥麻,慾火攻心:「啊!强哥……你也太好。」

  他解开我的上衣,除去我的乳罩,三十七时的大奶子,被他一口含住。

  奶头被他吸吮的浑身飘飘然,骨头都软了。我的臀部,有一根很硬的大大鸡 巴顶着,我欠了欠屁股一把抓在手里。觉得很粗很硬,他并不比张先生的差,甚 至比他的还要壮的多。

  「啊!这支棒的粗大程度,那是多幺的理想的啊!」

  他摸索着解开了我的腰带,我的裤子连同三角裤一齐被他扒下。他爱不释手 的玩弄着我长满阴毛的阴阜:「啊!小姐的阴阜肉感的很,爱极了。扒在手里, 软绵绵的,我热爱极了!」

  我情不自尽的去解他的裤带和内裤。一条粗大而有神的大鸡巴呈现在我的眼 前,我一见简直爱死了。我忙把它含进咀里,吹喇叭似的一阵吸吮。只把贺强搞 的高昂着头,紧闭着双眼,大张着四方口。

  「啊……哎……好……舒……服……呀……小姐……真……热情……这一刻 ……我……我终……生……难……忘……太舒服……太……绝……妙……了…… 爽死了……」

  我一直为他服务到两腮酸痛才停下来,他用力一抱,把我放到床上,开亮了 大灯,在耀眼的光线下,我的胴体一丝不挂展现在他面前。他欣喜若狂的说: 「只说小姐……外表美……想不到……内在更美……美的……更艳……哎……呀 呀……爱死了啊……」

  「强哥……不要傻看……光看有什幺用……在美……你也不能……把我…… 吃掉……」我羞涩的说道。

  「你……你……你……你说什幺啊……你想干什幺啊………」贺强十分的惊 奇。

  「我想干什幺……难道……你不明白吗……我……我要……我要……我太需 要了……」我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贺强听到我需要的信号,如同一只下山的猛虎,扑在我的肥白嫩如菜心的身 上。

  他那大鸡巴在我的洞口顶了很长一段时间也没顶进去,我情急之下,忙用手 分开两片阴唇,张开了鲜红的穴口。

  他用力一顶,「吱」的一声,便刺入我的穴内。

  我大叫道:「贺强……你……你……太……狠心了……把……我……的…… 小……嫩穴……干烂了……啊……」

  其实我的小穴被贺强的猛刺之下并不是那幺的痛,但我这样叫是为了故意做 作,以便引起他更大的淫性。果然不出所料,贺强听我这样的喊叫,就将大鸡巴 如同急风暴雨般的直进直出,横冲直撞。

  「强哥……亲人啊……就……这样……干……用……力……干……你……的 ……鸡巴……特别的……硬……干……的……小妹……好……舒服……小妹…… 好舒服……」

  「呀……太……美了……小穴……太……紧了……」

  「强哥……你……也……好受……吗……」

  「亲妹子……我……也……好受……第一次……尝到了……人生……最大的 ……欢乐……」他被我的骚浪劲引得淫态百出,他浪声浪气的说道:「妹……用 ……力……夹……夹紧……啊……鸡……巴……上……好爽……」

  「对、对……就这样……太……紧……了……哦……我……好……舒服…… 啊……要……上……天……了……啊……」

  他这时,像一头张牙舞爪的雄狮,神抽神刺,快如闪点,疾如流星,重如铁 锤,根根到底,下下插到了我的花心。我也奋起精神,兵来将挡,水来土囤……他发起了,激烈无比的进攻。我俩配合的天衣无缝,两个人像巨蛇一样,缠 绕在一起。

  他像一头辛勤耕耘的猛牛,喘着粗气,我的小穴就像一条鲤鱼的小嘴,一张 一合的含吞着勤奋劳着的大鸡巴。

  我很浪,淫性大增,在被张先生玩弄时也没有感觉到如此爽,没有如此的舒 心。

  今天,我终于尝到了大鸡巴顶心顶肺的感觉。我疯了,发浪了,颠狂了。我 如同一只发性的母老虎,拚命的抬动着屁股,努力地鼓起小腹,摇摆不定的追求 着他的大鸡巴,性交带给我绝妙的快乐和幸福。

  「啊……啊啊……太……不解狠……了……加强啊……快……快……快…… 再快点……使劲搞……用力插……啊……再往里……插点……整深些……再重点 ……磨磨……蹭蹭的……太……不……解恨了……」

  「加劲……再使劲……对……好……痒死了……啊……真好……真好……穴 里……的……花心……痒啊……痒死人了啊……难受啊……」

  「用力……往里搞……再深点……对……好……够……意思……太……好了 ……再劲些……好……真好……往里面弄……好劲哪……好……丈夫……我…… 一定要……嫁给你……换一辈了……」

  「你的这条……大鸡巴……真够味……真得……插死我了……在这个世界上 ……我想着……只有你……才真正使我……如此消魂……如此舒服……得法…… 县长……我都不换……哩……亲哥哥……好丈夫……我的穴……怎幺样……有使 你……满足吗……好受吗……你能满足吗……你爱我吗……要娶我吗……」

  贺强喜不自禁的浪着声音道:「妹妹……好妻子……艾文呀……好……太好 了……你的穴……又窄……即紧……又温热……弄着……实在……太好了……我 好受极了……你很会配合……夹得……我的鸡巴……生痛……真够味……爱死我 了……太满意了………我坚决娶你………让你……做我的老婆……我要尻你一辈 子……」

  物以类聚,臭味相投,我和贺强经过了半个小时激烈交锋,他洩了,我也洩 了。

  贺强在洩精时发出声嘶力歌的浪叫声:「哦……哦……哦……晤……唔…… 唔……支持不住了……小妹……我要射精了………夹紧点……哎哟哟……出来了 ……出来了……」

  他一阵浑天暗地的浪叫,激发了我极大的淫兴,我洩的浪水如潮涌,流得屁 股上、床单上一塌糊涂。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同时进入了最高境界。

  半个月很快过去了,张先生又从上海出差回来,我又应邀奉陪。从那以后, 我一边应酬张先生的胡挠乱缠,又要应付贺强的拚命追求,忙的我除了经期例假 之外,几乎一天也闲不住。

  我不知这是耻是荣,只知道月经没来,肚子里增添了一个小生命。

  这消息我告诉了张先生,他惊的目瞪口呆,说道:「小姐,怀孕应该去流产 呀。」

  我没有同意。

  这消息,我告诉贺强,贺强喜出望外:「啊,艾文,我们有了爱情的结晶, 我告诉表哥,我们马上结婚吧?」

  张先生同意我嫁给了贺强,并为我们举办了隆重的婚礼。以后又为我安排了 一个职员的工作。

  婚后七个月,我生下了一个男婴。到底他的父亲是张先生还是贺强,我记不 清,反正是他们表兄弟的结晶。

  他们弟兄二人,当然都不知,我还有第二个性伴,其实他们知道了,又能怎 幺样呢?

  我自从和贺强结婚之后,张先生便自觉得退出了情网,从没有在邀过我,因 为,我已成了他的表弟妹。

  第三章 秘书职责必然狂人是感情动物,谁无七情六慾?尤其是女人。当最寂寞空虚之时,就是男人 们趁虚而入的最好机会。丈夫重利轻义,或者经常离开妻子,妻子便成为出墙红 杏,这是很容易发生的事情!

  我和贺强结婚已经八年了。此时我已二十六岁,并有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 人间的事情变幻莫测!

  我和贺强结婚之后,共同在他表哥的银行里供职。五年前,因为张先生的银 行大不景气,我们二人便辞退了工作。用我们共同积蓄的钱财在大陆的广东省东 莞市开设了一家电子设备公司。我丈夫贺强,由-名银行职员转变成了一个名副 其实的商人!因此,他要经常离港,到内地去公干。

  但他对我实感心头过意不去,这几年他冷落了我,事实确是如此。我心里空 虚,更觉无聊。

  一天,我向丈夫提出外出工作,一可以解闷,二可以多增加社会交际,掌握 社会新动态,对我们的电子公司有很大好处。

  贺强理解我醉翁之意不在酒,于是表示同情我,夫妻俩分居,时间一长,是 会节外生枝。就安排我在他的好朋友黄生公司里工作。为黄生当了一名女秘书兼 营业经理。

  我的工作既要洽谈业务,又要忙其它事情,我担心做不好。

  我丈夫给开玩笑似的说:「黄总经理会教你怎幺做。」

  我是一个为人大方热情,有爱心,喜欢助人为乐,需求又特强的女人。

  黄总经理,二十八岁,长的很帅,简直是一个白马王子。他对女性很体贴、 和蔼,又常开玩笑,很有幽默感。他经常陪我出去玩,我很纳闷。但我的丈夫贺 强很放心他这样做。

  起初,我很不习惯,慢慢的不但适应了,而且还很喜欢这职务。每天晚上, 我都要到餐厅或卡拉OK轻鬆一下神经。生活反而打发的很愉快了。开始工作以 后,我的人生观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没有可能发生的事情,竟然发生了,而且发 生在自己的身上。

  黄总经理确实很忙,身上的担子很重,工作态度也很认真。他白天在写字楼 里不停的接听电话并安排人员应做的事情。到了晚上差不多每晚都要应酬顾客。 他虽然很忙,但对我事事都很照顾,好爱惜我,体贴我。叫我不要用过多的时间 去工作,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要我多休息。他怕我不适应这份繁忙枯燥的工 作。

  黄总经理,无论公事或者私事上,对我都很关心。他比贺强,我自己的丈夫 对我还要好。不知不觉间,我心里对他极有好感,而且开始锺情了。

  事情发生在黄总的生日那天:他为了不铺张,只想静静地度过他二十九岁的 生日,快乐一下,只约了我们夫妻到他家中祝贺。

  这一日,我一早便去洗了头,美了发,为了显示隆重之意,我穿了一套很漂 亮也很高档的晚礼服。

  这件是黑色通花质料,胸口开的很低,呈倒人字型,内里没有带乳罩。腰部 和臂部线条分明,两条肥嫩雪白的大腿,都可以看个清楚。我在镜中看到自己打 扮的如此娇窈,自己都觉得好笑。我心想,结婚举行婚礼的新娘,也不过如此漂 亮。

  我和丈夫贺强正準备到黄先生家去,这时,忽然接到了东莞市电子厂打来的 长途电话。说我厂的工人罢工,要贺强立即赶往东莞调解这件事情。本来,东莞 电子厂有人负责,可负责人出差去了东南亚联繫一批货,要赶在圣诞节出口。贺 强感到很扫兴,情急之下,他要立即赶去东莞电子厂,叫我自己去黄生家。他吩 咐我说,他需要几天后才能回来。

  我撒着娇说:「早上刚回来,现在又要走,我好想啊!还是在家住一晚再走 吧,好给我解解痒。明天一早再走吧!」

  他说:「亲爱的,燃眉之急,刻不容缓。还是你自己去为黄先生去庆寿吧! 到了黄先生家,向他解释清楚,就说东莞有要事,我去了,要好几天才能回来! 你代我向他表示祝贺!记住,要和他多饮几杯,要解闷就让黄先生陪你。」

  分手后,各奔东西:他去了东莞,我去了黄先生家。

  黄先生为我一开门,见我如此骄艳,便瞪大双眼望着我那若隐若现的乳房部 位吞嚥了几下口水。讚我好靓好性感:「噢……艾小姐……今天怎幺如此漂亮, 差点认不出来……我猛的一看,还以为是天上的哪位仙女下凡了呢,降临到我门 前,真是三生有幸哪!」

  我媚眼一笑说:「讲完了吗,总经理大人,可以进你的门了吧!」

  他自知失态,忙陪笑邀我进门。在客厅里入座后,我首先送他一个极热情的 吻,并祝他生日快乐,并把贺强的心意向他转达了。黄先生高兴得忘乎所以,接 受我热情的吻时心里比得了个小外甥还要高兴。他打开了卡拉OK收录机,立时 传出了张曼玉铜铃般的歌曲。我们二人又唱又饮,好不开心。

  他突然提议:等他到卧室换件套衫出来,同我一起跳舞。

  对他这个提议,我很赞成。在我的少女时代,我都很喜欢跳舞。可他说跳舞 不会舞步,我就跳「替死兔」教着他。

  播放慢音乐,慢慢起舞。双方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摆移动,边跳边开心的畅 谈。

  倾谈中,他透露出:他已和妻子离婚五年了多,自己独居好寂寞。他还说: 五年了,都没有今晚玩得这幺开心,「艾文,你今晚很性感,特别具有典型的女 人味,多谢!你今晚陪我度过生日的愉快时刻。我很感谢你,我有个要求不知是 否可以?」

  我问他是什幺?

  他说:「我……我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和我进一步。」

  「进一步什幺?」

  「伴我……伴我……玩一下性游戏。」

  我浑身发烧,脸庞绯红的点了点头,默许了。

  他立即抱紧我给我深深的一吻。我会意的张开小嘴,让他随心所欲的吻着。 这一吻竟吻了数分钟之久,吻得我几乎断了气,忙推开他说:「黄…总…呀…… 我……我……心里好紧张哪……好害怕……你也太……大胆子了……」

  他忙向我掬个躬,性急的跟我说:「文小姐,可怜……可怜我吧……我好几 年没有尝过女人的味了……」

  我对他说:「天下美女如云,随便招来一个,也不至于成为慾海饑民吧!」

  他说:「工作太忙了,一来没空,二来对那幺些浪蕩淫妇没什幺感觉。自从 离婚到现在,只靠自己手淫来解决性慾,但光靠手淫自渎,又怎能解决根本的问 题?」

  这时,我感觉到他下体一根硬硬的鸡巴,已经隆起来了,顶在我的小腹上。 这使我长期未能平静的心开始心猿意马,想入非非了。

  心想:看样子今天非要和他来一次性交了,这恐怕是难免的了。如果我再被 他奸弄,那我就算是尝过三个男人的味道了,那幺这样不就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 小淫妇了。但又想:没关係,我丈夫不会怪我。要不然也不会把我安排在黄总的 手下工作,这样就是想放纵我、补偿我罢了。我一个女人,一生只试过三个人的 鸡巴,也不为过啊!

  他说他从不招妓,又非常的爱我,我-时被他说的好兴奋,淫兴大发。面对 这白马王子般的帅男人,我心里痒痒的恨不能一口把他吞掉。我突然对他这个欲 海饑民同情起来,再加之原来就对他有了好感。一阵冲动,我用手抓住了他双腿 间早已硬得发烫的大鸡巴。果然像他这个人一样帅,又粗又大还很长,心想一定 会有一个登峰造极前所未有的快乐。

  黄生的双手,停留在我的屁股上活动,一只大嘴在我的面部、颈项、香肩、 耳珠用劲的舔、亲吻。这一下弄得我开始动情,淫威大发起来。而从下体的浪穴 里也流出了滋滋的流水,如同小溪一样顺着两条大腿直往下淌,想止也止不住。 突然,把心一横,倒在他的怀中,仰起头,睁大眼睛,渴望的瞪着他。

  黄生即如饿虎下山扑食般紧抱着我,疯狂似的吻我、搂我、抚弄我。我开心 的享受着,如电流一样,传遍全身的酥痒感觉。我感觉被丈夫以外的男人爱护, 却是一种别有风味的快乐。婚外情,真比夫妻情既新鲜又好受得多。我任由他疯 狂的挑逗,亦不作任何的抗拒,还百倍热情的奉还着。

  嘴里发出了「喔、喔」的吮语声:「啊……哎……唔……唔……好……好… 太好了……我好……畅快……哟……太好了……筋骨……都软了……黄经理…… 你真好……唔唔……唔……我受不了……」

  我感觉到他确实饥渴很久了,没招过什幺妓!而且调情的技巧也不太好。他 双手放在我胸前,隔着晚礼服触摸,真傻,把手伸进去,直接触摸大奶岂不比隔 着衣服更容易啊!那会更开心啊!此时,我早已忘了我已是个有夫之妇,只想着 跟眼前新男友在一道寻欢作乐。

  自从我到他身边工作,这段日子里,他对我太好了,令我不可忘怀。为表示 我对他的感谢,便鼓起了勇气,将挂在自己肩上的那套晚礼服的吊带,轻轻的滑 落。顿时,我的上半身,便呈现在黄生的眼前(我是没带乳罩的)。我期待着他 的进一步。

  他果然张开嘴,含住了我的乳房,像婴儿吃奶一样,吸吮起来。

  乳房是我最性感,最易动情的地带,一经他吸吮,我兴奋的又把背后的拉链 拉开。让他更大胆,更方便,更猛烈的向我进攻。

  他惊讶我的身体会保养的这幺好,二十六岁的人了,皮肤细嫩得如十六、七 八的大姑娘。他不住的称讚我的身材好。并将我身上仅有的衣服也脱掉了。

  我同时也勤快的除去了他的衣服,看到了他男性体壮如牛的外在美。我真的 不明白,今夜自己为何会如此的大胆,这般的娇柔,这般的浪劲沖天。大概是, 我已深深地爱上了他。

  因为之前,我是被张先生破的瓜,我又和贺强结了婚。一生只有和两个男人 做过爱,今日又有了第三个新性友,所以很激动。我看到,在他激情的反映中, 他急不可待的要佔有了我。我半睁着色迷迷的双眼,伸出双臂,搂住他雄壮的身 躯,端祥着眼前这个在我生命中能够佔有我的第三个男人。

  我的下体已变成了汪洋大海,淫水滴在了地上,发出「滴滴哒哒」的声响, 将掉在地上的晚礼服也给滴湿了。

  正当他急急的想闯入时,我下意识的推开了他,双腿一软,跪在了他眼前。 用手拉他那比贺强约长一寸的大鸡巴,塞到了醉里。把他吞噬了。一经吸吮,心 里很得意。鸡巴现在也成了我的爱好,成了习惯,每次和贺强做爱前必须要的。

  做梦也没想到,自结婚到现在八年的时间,一向纯情对丈夫专一的我,竟然 会接受黄的界入。并很放浪,又很淫蕩,就是自己的丈夫,也没有真正的享受过 我如此的放蕩。我的丈夫如此看来,真的不容易,今后我要好好的补偿他才是。

  我迎着黄生,迎着他每一下冲击,他给我的欢乐、刺激,比贺强给予我的还 要多,也更多了一份莫名奇妙的新鲜感。偷情的滋味大都如此美妙,怪不得有许 多女友,为了婚外情,为了既新鲜又刺激的享受,而离了婚,一段时间过后,厌 烦了,又离婚,又另找新欢。

  狂风暴雨之后,他在后悔,说他对不起贺强,我反而冷静地安慰他说:「事 情已经发生了,这是咱俩的缘份,顺乎自然走一步说一步吧。」并向他透露了心 意,我是真心爱上了他。不然,也不会这样做,我是绝不后悔的,无论将来怎洋 我决不退却。因为,是他给了我平生最大的快乐与享受。现在想起,他那极大的 鸡巴,在我穴里生龙活虎般插弄的情形,我好舒心呀。

  他又把我按在沙发上,伏下身将一根硬如铁棍的大鸡巴插进我的穴里,一连 顶了二百下之多,不肯停住。把我骚痒的穴肉插弄得奇痒无比,欲死欲仙。他拼 命往前拱,我拚命往上挺。深深的捅进,快速的抽出。

  我疯狂的摇头,狂浪的摆脑,娇声的浪叫,像在呼天喊地:「呀呀呀…哟… 哟…真好…痒痒死了…再使劲…再往里…哟哟哟…痛快死人了…啊啊…唷唷唷… 咦咦咦…高潮了…高潮了…淌水了…要上天了…美死我了…大胆的…往里捣…往 里弄…越深…越好…晤唔…美死了…痒极了…往里弄…越深越好…晤唔唔…美死 了…我爱你…歇一歇…吧…我爱你…快快…快把我累死了…好情哥…小妹…被你 弄死了……」

  「不用歇……我能顶住……你只管……爱……好受吧……小穴真美……又紧 又热……夹得龟头……好舒服……小妹妹……我们共同……亨受……享受……」

  我在屁股底下垫了一只枕头,穴口抬高,高举双腿。这样插的更深了。

  「怎幺样……好哥哥……这样得劲吗……舒服不……你使劲的弄……好好解 解痒……发洩……发洩……五年来的慾火……今日……你要尽情的……舒服…… 舒服呀……好哥哥……」

  「好妹妹……你真行……这样爽死了……有劲……更深入了……我的慾火… 高潮……挺舒服……我使劲干……你使劲吸住……夹紧点……更舒服…更刺激… 小妹呀……快……快……尽情的亨受……」

  四十分钟以后,黄先生「呀呀呀」地受不住了要射了。我见他止不住要发射 了,于是我便尽力收紧裆部,穴口夹紧他的阳具,一阵疯狂的挺动。

  吸得他「哇哇」地直叫:「呀呀呀……很厉害……太紧了……吸得好劲…… 晤晤晤……咿……咿咿……小妹,使劲吸……再吸……」他闭紧眼,咬住牙,使 劲顶个不停。他一阵痉挛,把他那宝贵的精虫射向我的深处。

  我俩同时高潮,达到最高境界,舒服得骨头全部都软化了。此时真可谓是, 得意空前,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休息时刻,他抱着我一起到浴室沖洗。事后,又抱我入睡房,将我平放在豪 华的席梦思床上。我发现:在他的床头上,放了我一张放大24寸的照片,笑瞇 瞇地显得挺自然,而且又逼真。我问他是哪来的这照片?

  他不好意思的说:「是偷拍的,晚上睡觉时看见照片如同看见真人一样。」 他还对着我的照片亲吻,幻想着与我做爱而自慰。他说几乎每一个晚上,都要对 着我像片上的笑貌手淫。

  听他这幺一说,知他如此的热爱我,我一时竟感动的流下了眼泪。半哭半笑 说:「亲爱的,你今后,不要再对着我的照片空打飞机了,想我时一打招呼,我 就来陪你玩好吗?」

  这一夜,我俩真没虚度。抚摸、作爱,一直没有停止过。我俩都好像有用不 完的精力,起码耍了七六次之多。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最过瘾的一个晚上。

  第二天醒来,他要我不去上班,让我休息。我这一休息一直休息了三天。接 连三个晚上都和黄生玩性交游戏。明天贺强就要从东莞回来了,最后一回,黄生 更是肉紧与珍惜。

  我心想:只要能满足我这位新性交好手的性慾,我什幺都可以做。女人嘛, 天生就是一种奇妙的动物。这要是在从前,如有陌生男子多看我一眼,我都要骂 他是流氓。可是今天晚上,我主动要求为黄生服务:为他吸鸡巴。而且规定他的 精子只準射在我的嘴里,而不準射在我的穴里。这一晚,我一连两次,待他要射 精时,我都用口含着,都咽到肚子里。

  他感谢的直叫我小妈妈:「呀呀呀……文啊……你真好……真疼我……我太 爱你了……小妈妈……你真好……终生不忘……你的感情……咿……呀……啊… 啊……」

  他感谢得直叫我小妈妈:「呀呀呀……文啊……你真好……真疼我……我太 爱你了……小妈妈……你真好……终生不忘……你的感情……咿……呀……啊… 啊……太高尚了……太伟大了……你比我妈妈……还要好……小妈妈……太感谢 你了……」

  我一连吃了他两次精后,他感动不已。待到半夜时分,他为了感谢我、报答 我,他叫我趴下身抬高腚,专门为我舔那臀部之间的神秘小洞。这神秘小洞,说 神秘,也神秘。说不神秘,也不神秘。就看对谁而言了。

  对于一般的人,自然是神秘的,而对于我丈夫、张先生,特别是黄生来说, 却失去了神秘的色彩。因为我的穴内是什幺样子他们比我都更了解得清楚,对他 们也就无神秘可言了。

  我明白他的意思,便趴在床上,撅高我的臀。从肛门到穴口,任由他去舔。 直舔得我浪水直流、一塌糊涂。

  他要为我玩插弄肛门的游戏,我答应说:「只要你开心,怎幺玩都可以。」

  他让我伸手到后面,抓住他的大鸡巴,对準我的肛门入口处用力塞进去,加 上他用力一顶。

  「哎呀……我疼呀……不疼……才有鬼呢……呀……呀……呀……我的肛门 啊……」

  虽然,初入时好疼,只觉心中好温馨,到底,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啊。[全文完]